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洪朝辉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洪氏”百大困惑系列六(61-80)  

2011-09-08 23:44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【困惑61】唯物论强调历史变化主要由客观和经济因素决定。如果这种宿命式的物质决定论成立,人应该是多么渺小、无能。可曾几何时,我们如此崇拜领袖、相信人定胜天、坚信精神力量能够转化成无穷无尽的物质力量。于是,唯物论又很诡辩地强调人的主观能动性。这不是成了正确的废话了?唯物论成了有理的化身和象征?困惑。

 【困惑62】如果历史唯物主义成立,哪就难以理解40年前发生的乒乓外交,因为它是各种极为偶然、人为,甚至荒诞的因素所决定(包括老毛吃了安眠药后含糊不清的梦呓),是个典型的蝴蝶效应的产物。尤其是一些小人物的无心插柳,启动和推动了乒乓外交。所以,庆祝乒乓外交有点赞美唯心主义胜利的意思?晕。【困惑63】西方的中国通经常对中国发展算错命。原因之一是他们黑白分明的两分法和线性思维。如,他们曾将中国领导人分为改革派和保守派,但面对陈希同和陈良宇等“腐败派”时,就出现难以归类的尴尬。腐败分子不一定是保守派,因为他们往往对改革有贡献;但又不一定是改革派,因为他们的腐败是改革的蛀虫。

【困惑64】西方的中产阶级理论认为,中产阶级必定是民主发展的动力和主力。但中国中产阶级对民主的负面态度,又使他们充满困惑。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实证调查表明,多数中国中产阶级存在两大特点:1)只关心自身的权利,不介入宪政和制度的权利;2)宁要绝对稳定下的集权,也不要小小动荡下的民主进程。

【困惑65】熊式辉(1931-1941江西省主席)在日记中提到,当1934年10月红军长征后,他发现江西农民对待红军所分土地的的处置方式有二:一是私自向地主交租;二是对土地置之不耕。因为农民说:只有强盗才夺他人田地,天理难容。可是,为何在16年后的土改,多数农民竟能心安理得地享用“免费”土地呢?

【困惑66:刘文彩vs荣毅仁】为什么对城市资本家,如荣毅仁等,大都落实了政策,归还房产和资产,但对农村的地主,如刘文彩等,却从不归还被没收的土地?难道当初剥夺资本家财产是非法的,剥夺地主土地是合法的?难道宪法对私有财产的保护,只适用于资本家的厂房,不适用于地主的土地?这公平吗?

【困惑67】为什么有关方面对恶霸地主的妖魔化,远远胜于资本家?如周扒皮的半夜鸡叫、刘文彩的恶行恶状。作为无产阶级的先锋队,最应该保护的是工人阶级的利益,而工人阶级的最大敌人是资本家,不是地主。这一困惑,显然不能简单地由什么重工轻农、重城轻乡来解释。

【困惑68】教徒和党员,表面上都主张信仰自由。但为什么不能提倡:教徒自由入党、党员自由入教?这个“双自由”是否可作为开启中国宗教制度改革的第一步?是否有助于减弱无神论者与有神论者之间的张力?有人说:两岸三通,不如通婚;如今,可否通过这“双自由”,推动党员和教徒的通“信”、甚至通婚?以促进中共与宗教的真正意义上的和谐共处?

【困惑69】有人认为:政治民主制度与宗教自由信仰制度的建设是可以同步,甚至,信仰自由制度可以超前。但1787年的美国宪法正本,则只字不提信仰自由。直到1791年,新加入的第一修正案,才提到宗教自由。为什么美国国父们要留下这个时间差?其重大的政治和宗教意义在哪?对今日中国有何启示?

【困惑70】有人反对任何制度改革的规划和时间表,因为中国的改革就是在“猫论”的指导下,自下而上地“摸”过来的。其实,中国经济改革有过蓝图,政治体制改革也有过路线图(1987-88年)。于是,中国的宗教体制改革是否也需要有路线图?如果是,最容易、最可能、最有效的突破口在哪里?请开示。

【困惑71】不少人习惯用经济决定论,来认识美国的两党分野,即:穷人支持民主党、富人拥护共和党。但此论就无法解释为何富裕的犹太人,70%左右投民主党?中产阶级的大学教授为何高达80%左右,也投民主党?难道“存在决定意识”的唯物论不是普世真理?

【困惑72】一方面,多数美国人不认同进化论所主张的猴子变人的谬论,因为多数美国人信仰基督教和天主教,所以基本相信人是上帝创造的;但另一方面,不少美国人却赞同并实践达尔文的社会进化论:适者生存、柔肉强食、成王败寇。进化论与社会进化论为何出现如此不同的认同?难道两者可以完全隔离?

【困惑73】一方面,美国政治文化存在同情、救助、关怀弱者的一面,并实施保护弱势群体的措施;但另一方面,不少美国人存在强烈的关注赢家、崇拜英雄、服从强者的心态。如一场NBA结束,记者几乎从不采访输家,蜂拥奔向赢家。其实,部分观众也有兴趣关注明星失败后的表情和言行,但就是没有这样的机会。

【困惑74】有人认为,中国33年改革只做了一件事:一个方形的轮子。这是一个反常识、反西方经典的创举,如社会主义加市场经济;股份加合作制;一国加两制。有人认为,如果中国一开始就做了一只符合普世常识的圆形轮子,那么它在中国的羊肠小道上可能翻车。而方形的轮子在崎岖山路的摩擦下,先从四方形磨成了多边形,最后成了圆形,与普世标准殊途同归。你以为呢?

【困惑75】一方面,部分国人非常爱国爱民,另方面却非常讨厌中国货和中国人。如,1)在美采购回国礼物,宁愿要危地马拉、洪都拉斯货,也不要中国货;2)在美留学,先问:该大学是否有很多中国学生?如有,尽量避免申请;3)可到了美国后,中国学生之间又是整天在一起,校园里充满了震耳欲聋的中国话。

【困惑76】一方面,中国人最恨被人歧视,但另方面,部分国人是相当歧视非华人的。如一项问卷问:您觉得最不能容忍的结婚对象是何因素?多数旅美华人的回答不是政见不同,也不是收入悬殊,更不是信仰相悖,而是种族的差异。尤其是个别初到美国的华人,常公开辱骂某些族裔。此乃己所不欲,“必”施于人?

【困惑77】中国的村民选举已经举行了20多年,覆盖100多万个村、近8亿村民。但为什么70%人口的大规模选举,其全国性影响还不如1980年中国大学生的基层人民代表选举?更不如一个步云乡乡长的民选呢?难道“三农”不仅出现经济边缘化,而且出现政治边缘化?

【困惑78】33年的中国经济改革走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、自下而上的自发路径。困惑的是,为什么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、民主选举改革就难以走自下而上、自乡到城的道路呢?中国高层可以对资本主义的包产到户让步,为何对“资本主义”的民主寸步不让呢?难道不怕、也不信唯物主义的经济决定政治论?不怕当初村民选举的多米骨效应?

【困惑79】中国的村民选举早已实行“海选”,而且并没有动摇“国本”和“党本”。但困惑的是,为何有关方面对城市的区区人大代表选举,却如临大敌,坚决反对独立候选人。一个村长可以管上千号人,一个人大代表,只是淹没在沧海之一粟。这个简单的算术都不懂?还是认为一个城市代表比1000个村长还可怕?

【困惑80】长期跟踪中国的村民选举,发现其选举程序越来越规范,包括候选人海选、竞选演说、差额选举、秘密投票箱、公开开票计票、公布选举结果。但令人困惑的一大中国选举特色是:越到高层,选举程序越糟糕,如县市级领导人选拔还有群众评议、公示等,到了政治局常委,至今没有差额,更不公布得票结果。怕什么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9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