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洪朝辉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孔子VS苏格拉底—回应里山先生  

2011-09-18 11:11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本人曾提出一个困惑:为何孔子的论语喜欢一问一答,但少有再问再答;而苏格拉底则乐于不断问答,没完没了?里山先生对此作了精彩回答,(请见附文)。对此,即兴附上一文,以作附和。

窃以为,孔苏采用问答的不同方式,反映了两位东西方大师的思维习惯、文化特征,并深刻影响了东西方的教育制度和文化变迁。

新儒学的领军人物--哈佛大学的杜维明先生,在解释这一问题时认为:公元前5-4世纪的古希腊是奴隶社会,90%是奴隶。所以,听众的素质很低,大师的一次答复,不足以释疑解惑,必须不断解释,才能使人听懂。对此,杜维明老师引用了著名的柏拉图黑洞论,认为多数民众像囚犯,挤在一个只有幻影、背对知识之光的黑洞里,愚不可及,只有伟大的哲学家是在洞外。但一旦哲学家将一个愚昧之人,引出黑洞之后,“智慧”了的愚昧人再回到黑洞,将真实世界告诉洞中之众人时,众人都嘲笑此“智慧”人的愚蠢。柏拉图的黑洞说,其实也解释和谴责了为何愚民们,最后决定处死苏格拉底,因为苏格拉底的追问,扰乱了常人的心智、破环了既定的秩序。

杜老师的观点存在不少值得商榷的史实问题。首先,孔子所处的春秋战国时期,似也属于奴隶社会,国民的总体素质不比古希腊的奴隶高多少;其次,苏格拉底的学生与孔子的学生类似,都是属于当时的社会精英,不属于“愚昧”的奴隶;再次,苏格拉底与孔子不同的问答方式,与他们学生的素质高低,没有必然联系;最后,杜老师提出这一解释,可以理解,因为他十分热爱孔子和儒学,希望借此说明孔子学生的素质高于苏格拉底的学生,孔子所处的中国社会之文明程度也高于当时的古希腊,所以,不需要一问再问,孔子的学生一点就通。

其实,两位大师的问答方式,不宜使用价值判断,因为他们不同的问答方式,不存在好坏之分,而是与当时中国与希腊的不同社会与文化,存在密切关联。孔子(公元前551-479)与苏格拉底(公元前469-399)都是处于急剧变动的社会,而急剧变动的社会,最适宜产生大师。有意思的是,两者几乎处于同一时代,孔子死后十年,苏格拉底出生。两人皆年过70,在当时,属于绝对的高寿。(由此在西方还引出一个话题,为什么哲学家大都长寿?)也许,下列因素影响了两者各自喜欢不同的问答方式。

第一,就像里山先生所说,孔子习惯传道、授业,苏格拉底则更喜欢设问、解惑。崇尚礼义和师道尊严的孔子,自然习惯居高临下地回答学生的问题,而且,一般只许学生问一次,听不懂,自己去悟。而学生在如此严肃、拘谨的学习环境下,也不敢多问,只能半知不解或不懂装懂。

作为对比,苏格拉底是辩证法大师,或也可称“狡辩”大师,狡辩者的最大乐趣是设立一个“圈套”和“陷阱”,“诱导”学生一步一步地往里钻。学生问的问题越多、问的时间越长,苏格拉底越兴奋。就像一个猎人,看到猎物步步走向自设的陷阱,最后束手就擒,这是苏格拉底这类老师最大的快感。在他看来,学生钻进问题的圈套之时,就是老师成功和学生顿悟之日。

第二,孔子强调“学而时习之”,而不是学而时问之。也就是说,孔子强调,学生对老师的传道,需要不断地复习、预习、再复习,但不需要不断地提问、再问,更不能令人讨厌地傻问。后来的《道德经》第56章就发展了这种思想,“知者不言,言者不知”。这是美国人最喜欢引用和嘲笑道家的一句英文:“those who know don’t ask, those who ask don’t know”,有点妖魔化我们中国国粹的意思。

作为对此,苏格拉底有点“不质疑、勿宁死”的意思。古希腊哲学的精华就是怀疑、质疑,并通过无休止的“无厘头”问题,作为表现方式,将狡辩进行到底。并由此形成了西方教育界奉若神明的两大信条:一是实证研究,一切需要实验和观察;二是批判性思维(critical thinking),包括负面批评、怀疑真理等。

第三,就像里山先生所提,孔子强调礼与仁。于是就衍生出“天地君亲师”的守则,老师的地位仅次于亲人,并提倡“一日为师、终身为父”,由此引出一大套弟子规、弟子礼。尤其是,由礼和仁还引出师生救国救民的社会责任、忧国忧民的壮烈情怀,不能给国家添乱,也不能对君主不敬。这就决定了师生之间的主从关系,并直接影响到师生对话的方式,学生只能毕恭毕敬地、弱弱地问一句,不能犯上作乱地乱问。这些规矩,深刻影响了今日中国课堂“满堂灌”的教学模式,抑制了中国学生的创新能力,导致1949年至今,尚未培养出一位诺贝尔科学奖得主。

作为对比,苏格拉底鼓励学生质疑,但正如里山先生所言,其一大后果是师生之间缺乏礼仪,一些“愣头青”学生的粗鲁问题,很可能破环孔子的仁义道德、尊师体制。其影响是,西方课堂有时像一个菜场,熙熙攘攘,言论自由少有边界;西方学者相对缺乏社会责任,不为国家和人民分忧,不顾社会道德,肆无忌惮地研究干细胞、细菌武器、原子弹。

里山先生最后问了一个非常值得深思的问题:如果孔子与苏格拉底发生对话,将是怎样一顿历史性的人文盛宴?我估计,首先,我孔子根本看不起苏格拉底,因为孔子的思想是更高层次的思辨,而苏格拉底只是玩弄文字和逻辑的诡辩;我孔子是文明人、是君子,苏格拉底是蛮夷,不懂何为仁、啥是礼;我孔子宁要有德无才之草,也不要无德有才之苗,更不要无德无才的朽木。

同样,苏格拉底则会认为,孔子的学生只能是老师的传声筒、复印机,既不敢问,也不会问,因为孔子学生的问题,都是故意“做球”给老师,什么“何为仁”、“何为孝”?基本不会追问:“为何这是仁?为何这是孝?”也不会质疑:“为什么这是仁,哪不是仁?”更不会反驳老师:“为何你在A处讲这是仁,在B处则讲这不是仁?”最后,孔苏两人只能文人相轻,不欢而散。

希望流行今日中国的儒耶对话、儒释对话,能够扩展到孔苏对话,这对东西方文明的交流、教育制度的互补、人才培养的借鉴,十分有益。

附里山博文。

http://ak47v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1498252732011816115159995/

http://ak47v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149825273201181814257880/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3)| 评论(3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