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洪朝辉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爱祖国,祖国爱我吗?  

2011-12-31 01:17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“我爱祖国,祖国爱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 32年前,这一震撼人心的“天问”,至今萦绕心际。如今,依然值得追问。

    首先介绍一下这句“天问”的历史背景。这句经典问句来源于白桦的电影剧本《苦恋》,发表在19799月出版的《十月》第三期。

    剧本的主人公是画家凌晨光1949年前,少年凌晨光家境贫寒青年的晨光,成了国民党壮丁,被船家女绿娘搭救,彼此相爱。后来,多才多艺的凌晨光因反对国民党被特务追捕,被迫逃到美洲的某个国家,并成为著名的画家。绿娘也与晨光相聚,在异国他乡,结为夫妻。

       1949年后,凌晨光夫妇与众多海外学子一样,一腔热血,回到新中国的怀抱。就在轮船驶入祖国领海,并看到五星红旗之时,他们的女儿降生了,并取名为星星

    回到祖国后,晨光一直不得志。十年浩劫来临,凌晨光全家被迫居住在昏暗斗室。在凌晨光生日那天,他被打得遍体鳞伤。对此,女儿星星觉得在这个国家已无容身之地,决定和男友模仿当年的父辈,远涉重洋。但是,对祖国仍然身怀一片忠心和忠诚的凌晨光,却坚决反对

    于是,女儿就提出了这句“天问”:您爱这个国家,苦苦地恋着这个国家……可这个国家爱您吗?

    凌晨光无法回答。此后,凌晨光被迫逃亡,成为一个靠吃生鱼和老鼠生活的荒原野人。

    剧终时,雪停天晴,凌晨光的生命之火已经燃尽,他用最后一点力量,在雪地里爬出了一个硕大无比的问号。给人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反思和难以下咽的沉重。 
       
作者白桦是一名军方作家。1930年出生;1958年被打成右派;1984年,因为《苦恋》,成为一大“精神污染”,被清除。至今健在。去年的80大寿,各路名人,为其做寿,盛况空前。

    其实,《苦恋》不是个案,而是一种中国现象,由此也提出了在西方公民眼里简单,但对国人而言却是很痛苦的四大大选择:

    当一国的公民遭受了惨不忍睹、妻离子散、家人亡的境遇之后,这个公民应该:

    1奋起反抗、保卫自由;

    2)反思悲剧、避免悲剧;

    3)逃避现实、用脚投票;

    4)忍辱负重、相忍为国。

    很显然,多数西方人会选择第一种;一批“公知”会选择第二种;一批从事“胜利大逃亡”的政治、经济和知识精英,会选择第三种;但相当部分的国人,只能或者自觉自愿地选择第四种。

    令西方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现实中国是,当有关方面对过去的历史罪错,略表反思之后,不少曾受煎熬的公民们,竟然感激得涕零不止,深感皇恩浩荡!   

    这种“折磨--遗忘--感恩--再折磨--再遗忘--再感恩”的循环,竟然能够产生代际传染。如今,一些新一代国人认同和紧跟上一代父辈,誓将遗忘和感恩进行到底!

    这就是独特而又优秀的中国政治文化和中国人民传统。

    不少西方学者为此感叹:有这样伟大、善良、善忘和宽容的人民,中国如果不发生奇迹,就真的是奇迹了!中国模式产生的秘诀也盖于此。

    只不过,新一代的新有关方面,就有了新的折腾的理由:为了发展这个硬道理,也为了“稳定”这个压倒一切的国本,我们的人民只能而且必须牺牲个人和一时的自私自利

    于是,为了一条传世万代的高速公路和一条举世无双的高速铁路,自焚几条生命祘个什么个东东?拆几幢房、占几块地、抓几个人,那是必要的产前阵痛。痛并快乐着嘛。没有今天的痛,哪有明天的乐???

    其实,当人们“追问祖国爱我吗”的时候,需要界定何为祖国?

    窃以为:国家(或祖国,西方人和学理上不用祖国这个词)有四个定义:

    1)物理意义的山水和建筑;

    2)精神意义的文化和语言;

    3)人文意义的人民和大众;

    4)政治意义的政府和领袖。

    在现实中,有关方面有意无意地混淆四大定义的区别,将政治意义的国家概念泛化。

    于是,就出现一个诡异的逻辑:不爱政府就等于不爱祖国的山水、文化和人民。

    很显然,当我们追问:“祖国爱我吗”这个问题时,这个祖国是不会说话的,因为山水、文化、人民都是一个抽象概念,无法具体地对某个公民表达喜恶。

    这时,代表祖国说话的往往就是政府和领袖,对公民直接施加正面和负面影响的,也只有政府、政策和政客。

    所以,当一个公民在追问“祖国爱我吗”的时候,更多的是指“代表”祖国说话、行事的“三政”:政府、政策和政客,尤其是在一个缺乏民选、民意和民主的国家。

    问题的关键是,晨光同志的悲剧是否还会或正在重演?

    记得一位在1949年前留学美国的朋友叙述:当他的一些同学决定在1950决定投身伟大的新中国之前,他们有一个约定:请回国的留美同学寄一张照片,作为暗号--

    如果照片中的人是站着的,那就是有关方面厚待他们,其他还在美国的哥们,就可放心回国;如果照片中的人是座着的,那就是有关方面亏待他们,哥们千万不要回国。结果,这些回国的哥们竟然寄来了一张大家都躺在地上的照片。于是,在美的一些学子纷纷停止打包,放弃回国美梦。

    后来事实证明,这些先期回国的哥们,大多成了晨光一类。我的那位朋友,为此庆幸不已,为自己的先见之明而喋喋不休,有点幸灾乐祸的阴暗心理

    自1978年开放留学以来,至今仍有大约70%左右的留美学子没有归国,尤其是我们这些学习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的游子。其中一大原因就是,一些学子仍在为昔日成千上万的晨光而心悸、为自己有可能成为新一代的晨光而心忧、更为不知反思、不愿改革的有关方面心寒

    可以预言:只要晨光临死前用生命在雪地上所划出的大问号没有答案,那么,所谓的吸引海外人才工程只能是事倍功半。

20111230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97)| 评论(12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