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洪朝辉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哈佛大学做老童生  

2009-09-13 00:43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2009年6月14日至6月26日,笔者有幸进入美国高校管理的“黄埔军校”,成为其中的一名老童生。本期“黄埔”是由美国哈佛大学主办的高校管理与领导能力的培训班(Management and Leadership Education, MLE)。MLE已历时三十余年,每年选拔来自美国各州和世界各地的100位左右的大学副校长、助理副校长、院长和主要部门的主任,本届学员共有96位,来自美国30个州、世界11个国家,其中少数族裔占21%,男女比例正好各自一半。尽管笔者曾经多次参加类似的领导能力培训,但MLE与同类培训相比,存在下列特点。

第一,课程设置独树一帜。首先,培训主题与子题有机结合,主题突出,内容丰富。培训的主要课题是Lee Bolman的一本畅销书:组织重组(Reframing Organizations),侧重强化一个领导人才的组织能力、人事能力、政治能力和形象能力。同时,围绕着领导能力的改进,MLE还针对财务管理、多元文化、招生管理、战略规划、国际教育、以及大学商业化等问题,提供全方位的培训,点面结合。为了有效地提升每位学员的领导能力,讲员要求邻座的两位学员互相对话,首先检讨自己最需要改进的一项领域,然后设计如果予以改进的各种顾虑,其次是假定,如果予以改进以后的可能后果,最后要求两位学员在一个月后,互相报告能力改进的进展和效果,并继续提出新的领域予以改进。这种人盯人式的互相监督与激励,能够将培训的后续效应最大限度地予以发挥。

第二,案例研究与当事人出场相结合。鉴于MLE的培训对象不是进入美国高校行政队伍的新人,所以学员们更感兴趣的不是高校的管理理论和未来趋势,而是具体的、并带有普遍性的案例。但案例研究存在两种方式:一是纸上谈兵,根据书面的案例,各自提出解决的方法;二是将当事人请到现场,现身说法,直接面对学员,回答各自的疑问。MLE的特点就是请到了一位现任高校校长,针对高校的筹款困境到现场接受学员的询问;也利用视频,邀请另一位现任校长回答有关高校战略计划制定的难题;同时,请到一位校长利用各种电影的片段,生动解释一位领导如何做到以真心、真情、真话待人;还邀请一位卸任的校长作为讲员,讲授以盈利为目的的高校运作与前景。而且,在面对这四位校长之前,学员们已经阅读了相关的书面资料,做好了充分的课前准备,尤其是,学员们预先并不知道某位校长正在现场,所以在分析案例时,畅所欲言,对该校长有褒有贬,然后由教员突然宣布,欢迎该校长到前台回应大家的质疑。这种培训方法有助于激发学员的参与兴趣,消化所学的理论和实践知识,加深对案例的理解与贯通。更重要的是,所邀请的对象大都是全国著名的具有争议的大学或校长,例如哪位已经卸任的校长曾是充满争议的University of Phoenix的校长,他们公开提倡教育就是赢利,而且这种“离经叛道”的理念和实践已经领导了美国大学的发展趋势。通过激烈的辩论,大家大致取得了一个共识:容忍多元、公平竞争。

第三,集体上课与小组讨论相结合。96人集于一室的效果毕竟有限,所以,MLE在第一天就将96人分为12个小组,每组8人,并非常注意小组成员性别、种族、职务和部门的平衡,旨在最大限度地互通有无、取长补短。小组讨论每天历时1小时,前半段集中讨论当天所学的体会,互相启发与消化,后半段是根据MLE的事先要求,每人设计一个正在或已经遇到的难题案例,由小组成员共同进行解剖,提供药方,对症下药。小组讨论非常有效,能够及时梳理当天所学,复习关键难点,分享各自体会。尤其是案例研究,能够启发思路,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,例如,我所在的小组讨论了内部机构重组过程中的人事问题、财务问题和责任归属问题,也讨论了如何处理老板的指令与教授们的利益发生冲突的困境,更讨论了怎样合理确定教授的课时与研究工作量的平衡问题。更有意义的是,小组成员在最后一次聚会中,各自设定未来数月的工作目标,并要求在指定时间内,向各小组成员报告工作进展,便于建立长期和经常的联系。这种跟踪机制的建立是短期培训能否产生长期效应的关键,而且小组成员有可能成为终身受用的事业伙伴和私人朋友。

第四,提供和创造一切机会,强化学员之间的交流与联系。96位来自不同国家和大学的学员大多互不相识,如何有效、快速地消除学员之间的陌生和隔阂,是提高培训效率的关键。对此,培训项目主办人利用每天上午上课前15分钟,询问是否有学员或其亲戚朋友今天是生日,如有亲戚生日,就请学员接通手机,全体学员高唱生日快乐歌曲,既体现人性,又拉近了学员之间的距离、活跃了课堂气氛。同时,为了帮助学员尽可能多地与其他学员加强交流,主办人每隔2-3天调换一次课堂座位,上课期间,讲员常常留下一段时间,要求相邻学员互相讨论,邻座学员的不断变换,有助于不断扩大学员之间的交流。另外,培训班鼓励各专业类似的学员,围绕共同关心的问题,如科研、研究生、远程教学、国际教育、交叉学科等,利用中饭期间,组织专题讨论,建立学术关系,为未来深化合作提供平台。所以,专业培训犹如专业会议,功夫不是在会上,而是在会下,很多不能或者不宜在会上讨论的话题,都可以在小范围得到畅所欲言。

第五,培训项目的讲员素质堪称世界一流,学员的丰富经历也是互相学习的重要资源。培训班的讲员主要有两大类组成。一是来自哈佛教育学院的教授,有些讲员已经参与MLE教学长达26年,并且不断根据每期学员的反馈,及时更新案例和内容,与时俱进。这些讲员往往已经发表了多部有关高校领导能力的专著,多数学员往往已经久闻他们的大名。二是具有丰富高教行政经验的大学校长和教务长,利用自己的实践经验,现身说法,将理论有效地与实践相结合,他们的经验之谈往往能够提升他们在学员中公信力。同时,96位学员的课堂发言和小组发言更是所有学员得益匪浅,因为他们不仅具有丰富的行政管理经历,而且也是各自专业领域的专家,学员之间的互相切磋和交流,是本次培训班的一大优势。

长期埋身于文山会海的行政管理人员,非常需要类似MLE模式的充电。遗憾的是,中国大陆从来没有选派任何大学校长和院长参加过MLE。对此,在培训班上,大家也讨论了其中的原因,也许最大的挑战是语言,因为面对面的交流和发言是MLE的重要内容;同时,也许MLE所关心的主题与中国大学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较少关联;另一种解释是国内的院校长实在太“忙”了,不像美国院校长如此清闲;更重要的一个说法是,国内只重视为中国校长在美国设立量身定做的培训班,学员只有中国校长,这样才能有的放矢;当然还有一种说法是,将中国院校长与西方院校长打成一片,存在政治风险。其实,笔者以为,目前在哈佛、耶鲁等名校为大陆校长专门设立的培训班,难以深化大陆校长与美国校长之间的密切联系,只有MLE这种模式才能更有效地拉近中美校长间的距离,增强短期培训的长期效应,最大限度地促进两国高等教育的深度交流与可持续性发展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0)| 评论(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